图片
产品搜索
社会办医隐形门槛多?行业协会:正汇总情况报告有关部门
作者:作者5    发布于:2019-01-02 19:15:49    文字:【】【】【
摘要:社会办医鼓励政策难以落地,隐形门槛太多怎么办?在日前举办的“2018年社会办医创新模式高峰论坛”上,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副秘书长郭齐祥表示,他们正在了解汇总社会力量办医过程中具体会遇到哪些隐形

社会办医鼓励政策难以落地,隐形门槛太多怎么办?在日前举办的“2018年社会办医创新模式高峰论坛”上,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副秘书长郭齐祥表示,他们正在了解汇总社会力量办医过程中具体会遇到哪些隐形门槛,“希望你们把自己所遇到得不同待遇,反馈给我们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我们汇总情况向国家有关部门报告”,郭齐祥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出席论坛的各非公立医院负责人。

1949年以来,社会力量参与办医的历史并不算长。1980年,国务院批转原卫生部的《关于允许个体开业行医问题的请示报告》后,民营和私立医疗服务才开始重新出现在医疗市场。此后,多个文件都提出,允许社会资本进入医疗卫生服务领域。

近几年,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医疗领域的政策文件频频出台。2012 年, 原卫生部颁布的《做好区域卫生规划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促进非公立医疗机构的通知》提出“2015 年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和服务量达到总量的 20%左右”的目标,并在调整和新增医疗卫生资源时,在符合准入标准的条件下,优先考虑由社会资本举办;2013年,《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大力引入社会资本,将社会办医作为健康服务业发展的核心领域之一;2017年,《“十三五”卫生与健康规划》提出,放宽社会力量举办医疗机构的服务领域要求,支持社会力量以多种形式参与健康服务......

资本市场也在不断做出回应。根据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发布的《中人民营医院发展报告》显示,2010-2016年,中国非公立医院的总体数量增幅达132.48%,平均增长率达到15.10%。2015年,非公立医院在数量上首次超过公立医院,占比达52.63%。

最新的数据是,全国3.1万家医院中,非公立医院已经有1.9万家,“这个数字还是很高的”,郭齐祥在演讲时表示。

不过,非公立医院还没形成足以与公立医院竞争的市场力量,公立医院无论是在规模,还是在门诊和住院人次上,都占据压倒性优势。根据上述报告,超过80%的非公立医院为一级或者未定级的医疗机构,开设床位数普遍小于100张。

2016年,平均每家非公立医院的床位数仅为75张,而同期每家公立医院平均床位数达到351张;同年,公立医院门诊诊疗人次为28.48亿人次,占比为87.09%;民营医院门诊诊疗人次为4.22亿人次,占比为12.91%。

“出院人数看,2017年1-11月份,非公立医院出院人数为0.27亿,公立医院达到1.3亿”。郭齐祥认为,非公立医院虽然数量很多,但服务量还不够大,“可以说是分布广、发展快、规模还很小”。

虽然在国家层面,政府已经从放宽准入、落实医保定点、强化价格和税收支持、完善用人政策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鼓励民间资本办医的措施,但是这些政策在地方实践中并没有完全落实,民间资本在办医过程中依然面临诸多隐形门槛,业内管它们叫“玻璃门”。

2014年,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各地对社会办医地位和作用方面的认识尚未达成一致,存在政策灵活性不够、衔接不畅、标准含糊等问题。一些政策甚至相互矛盾,比如,许多地方要求创办者申请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时,需要先获得用地批准, 同时又要求创办者申请卫生用地需要先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一位长期关注非公立医院发展的学者告诉南都记者,他发现非公立医院反映比较多的问题是:人才瓶颈问题、环境保护问题、融资困难问题、税收上缴问题、发票使用问题、医保公平问题、医疗用地问题、设备配置问题、医院级别问题...

这些问题涉及到非公立医院发展的方方面面,一些问题中,主管部门存在“主观意识强,一棒子打死”的嫌疑。以环境保护问题为例,由于医院购买仪器设备要考虑对周边环境的影响,有地方要求医院在设置放射性设备时,红线范围外200米内不准有幼儿园和小学等建筑物。一些非公立医院办医人士认为“此项规定严重限制了选址范围,建议修改环保标准”。

“其实应该根据防护措施情况和辐射情况确定具体距离”,上述学者表示,现实情况是,不管医院防护情况和设备辐射情况如何,就是不能超过200米的范围。

也有问题是因为,卫生主管部门那只“看得见的手”与医疗市场规律产生了矛盾。上述学者告诉南都记者,由于大型医疗设备需要有关部门核发配置证后方能采购,每省都有相关计划配置数量,而这些配额基本上都给了公立医院,因此,当非公立医院投资者根据医院发展需要和市场需求购置设备时,往往发现无配额可用。

不过,“所有问题中排在首位的还是人才瓶颈问题,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内将困扰民营医院发展的问题”,上述学者表示。

在“2018年社会办医创新模式高峰论坛上”,河北燕达医院人力资源总监张立旺也坦言,“非公立医疗机构的人数只占到医务人员的两成,所以,非公立医院看似很庞大,但是人才更少一些”。

“现行卫生人事制度不利于人才向非公立医院流动”,2013年,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刘国恩在一篇分析社会办医现状的研究中指出,虽然国家医改方案明确鼓励医生多点执业,但是相关法律法规、社会保障、学术晋升等配套措施尚不完善,医生流动缺乏动力。尤其是医师申请多点执业需要现有单位允许,而公立医院拥有人财物、技术、品牌的绝对优势,很容易设置各种障碍,导致医务人员的自由流动成为难题。

五年后,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有学者认为,现行管理制度下,医生是单位人而不是社会人,他们在代表单位履行救死扶伤职责的同时,也肩负着为所在医院打造学术品牌、吸纳和服务患者、创造综合效益的职能作用。

“这种人事管理制度下,让本单位人到外单位去履行上述职能难度很大”,郭齐祥表示,只有进行人事制度改革,逐步将事业单位人事管理体制转型为市场化人力资源管理体制,才能有效推进医师多点执业。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