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镇政府违法强拆猪舍 农场主索赔百万
作者:作者2    发布于:2019-01-14 16:16:00    文字:【】【】【
摘要:清远横石水镇政府在2016年、2017年,前后两次以环保和整治违法建设为

清远横石水镇政府在2016年、2017年,前后两次以环保和整治违法建设为由对洋湖塘农场的养猪场进行整治。第一次,横石水镇政府下发《关于限期关闭洋湖塘猪场的通知》后,因农场不服申请行政复议,镇政府撤销了通知。第二次,镇政府对猪场的两间猪舍组织强制拆除,农场将横石水镇政府告上法庭,经一审和二审判决,镇政府官司均败诉。

当前,整治污染、整治违法建设是广东各级政府的重点工作,横石水镇政府在对洋湖塘农场的猪舍组织强拆的过程中,法院判决其对事实认定存在错误、适用法律存在错误、强拆程序违法、强拆行为也违法。镇政府方面负责人表示,在组织强拆之前咨询过法律顾问,但没有采纳法律顾问的意见。

投入2000余万建农场“明星”养猪场忽然有了大麻烦

2005年,方崇义在广州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上班,主要从事饲料添加剂的配置和生产。由于需要研究新的添加剂,他来到清远这个农业大市寻找试验场,因此从几个私人的手里转包了属于横石水镇政府的800亩水域发展种养业,他每年向横石水镇政府给付租金,合同到期时间为2028年。

方崇义说,横石水镇政府一开始对他的到来非常欢迎,2008年开始他便在横石水镇潜心钻研养猪,先后投入2000余万元,将原本的荒野滩涂改造建设成为集养猪、养鱼、饲料加工一条龙的立体农场。

方崇义骄傲地展示他因养猪而获得的荣誉:2009年,清远市给他发了“养殖大户”的牌子;20 12年,他被清远市农业局评为“专业大户”;2016年9月22日,他的洋湖塘农场成为第五批世界银行广东贷款牲畜废弃物污染治理子项目的养殖场。

2017年,清远市政府曾针对畜禽养殖污染的问题,对禁养区和限养区内养殖场进行专门的清理,并在文件中要求农业部门要“加快实施本市畜禽养殖场世界银行贷款污染治理项目,建设牲畜废弃物资料示范工程。”

方崇义说,申请到世界银行的贷款,需要经过层层审核和层层把关,能够获得贷款,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自己在当地也属于明星“养猪场”,但他没有想到,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我农场里面的路被反复挖断了四次,挖了又修修了又挖,树被砍了十几棵……最后我先后掏了11万块钱才平息了。”

方崇义说,镇政府相关领导曾找他沟通,希望他自行关闭农场。“当时给的理由并没有提环保、违建方面的问题,我手续办得很齐全,也没有在意,那次面对面沟通,双方不欢而散。”

方崇义说,2016年10月28日,横石水镇政府给他发了一份《关于限期关闭洋湖塘猪场的通知》,通知表示:“你猪场在生猪养殖过程中,未经环保、规划、水利、畜牧部门批准私自新建猪栏,属于违法建筑;猪场污水处理配套设施不完善,大部分猪粪水直接排入鱼塘,严重污染周边环境,并使洋湖塘失去了原有的灌溉防汛功能;猪场距离附近村民生活区较近,污染严重影响周边群众的生产生活,群众经常投诉该猪场,强烈要求取缔……现要求你猪场接到该通知书即日起停止一切生产经营,并于2016年12月28日前自行拆除养殖生产设施,转移畜禽,消除养殖饲料和废弃物。逾期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进行强制执行。”

接到通知后,方崇义感到非常惊讶:“他说的我所有违法的地方,我都有合法的手续。”因此,接到通知后的方崇义带着承包合同、临时用地许可证明、营业执照、污染排放许可证、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环保部门的监测报告等资料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2016年11月18日,方崇义收到了市政府受理行政复议申请的通知书,一个多星期后,他又收到了横石水镇政府的一份通知,镇政府通知他,不关闭洋湖塘养猪场了,此前发出的限期关闭通知“因客观存在的原因,经研究决定撤销《关于限期关闭洋湖塘猪场的通知》。”

猪场不用被取缔了,方崇义便开始推进世界银行贷款的项目,根据要求他还需要扩大规模。他便在2016年年底新建了一间猪舍,没想到镇政府又以新建猪舍未经批准为由,在2017年2月28日又给他送来了一份《拆除通知》,要求他在3日内拆除塘基上建设的两间猪舍,其中包括2016年年初建的已经在使用的猪舍也要拆除,否则“将依法强制拆除。”

“他们叫我三天内拆除,实际上中间只隔了两天,2月份只有28号,他们在3月3号来把我的两间猪舍都给拆掉了。”方崇义这次将横石水镇政府告上了法庭。

一审法院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认为,横石水镇政府认定方崇义未经批准建设两间猪舍属于违法建筑物并无不当。但是,横石水镇政府下发的《拆除通知》上载明的方崇义的行为违反的多个法律条款确是错误的;而且在程序方面,横石水镇政府在作出《拆除通知》前,没有听取方崇义的陈述申辩意见,在程序上违法了。而横石水镇政府作出《拆除通知》之后,又没有告知方崇义法律救济途径,属于程序不当,因此法院撤销了这份《拆除通知》。

由于《拆除通知》不具备合法性,且根据行政强制法规定,在强拆之前需要进行公告,限期当事人自行拆除。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又不拆除的,行政机关才可以强制拆除,一审法院认为,横石水镇政府没有履行这些程序便组织强拆,也属于程序违法,因此确认横石水镇政府的此次强拆行为也属于违法行为。

此外,一审法院针对方崇义要求赔偿100万元的请求,认为没有发票作为依据,因而酌情判处横石水镇政府赔偿方崇义损失8万元。

横石水镇政府对一审法院的判决不服,上诉至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而方崇义对一审法院判决的赔偿8万元也表示不服,也提起了上诉。

2018年12月25日,清远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不仅对一审法院撤销《拆除通知》和确认横石水镇政府2017年3月3日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维持原判,而且还纠正了一审法院认为的方崇义新建的两间猪舍属于违法建设的错误定性。

终审法院支持了方崇义请求撤销一审法院判处横石水政府赔偿方崇义8万元损失的判决。终审法院认为:“诉讼期间,针对损失的项目、数额等,上诉人洋湖塘农场对自己的主张,已经提供了相应的证据,这些证据虽然不是正式的发票,但根据生产、生活经验判断,其实际损失是客观存在的,损失的项目也是畜禽养殖场必须投入的设施。但同时考虑到目前损失的实际金额无法确定,且原审判决是以酌情的方式确定赔偿数额,该数额与上诉人洋湖塘农场的实际损失相差较大,如果本院直接改判赔偿数额,可能存在对双方均有不公平的情形,故本院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责令上诉人横石水镇政府采取补救措施。”

终审法院认为,双方可就赔偿问题进一步协商,如果无法达成协议,应委托专业机构对损失进行评估或鉴定,并在法定期限内做出相应的行政赔偿决定。

对于原审法院判决认定洋湖塘农场被拆除的两间猪舍属于违法建筑的问题,终审法院认为“也属于认定事实不清。同时,原审判决认为设施农用地使用前亦应当按照程序履行报批手续,将备案等同于报批,属于对法律条文的理解错误,也属于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2018年10月12日,南都记者曾就洋湖塘农场一事对横石水镇政府镇长黄东劝进行了采访,黄东劝表示,横石水镇政府整顿养猪场是根据省市相关文件的要求,对辖内禁养区和限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进行查处。

黄东劝说,2017年2月22日,市政府下发了《禁养区限养区畜禽养殖清理整治工作方案》,而方崇义的养猪场就在禁养区范围内,因此必须对其进行整顿。

方崇义认为,他的养猪场不在禁养区内,否则广东农业厅在审核世界银行贷款项目时,有专家现场考察环节也有专业咨询机构评审环节,这些环节根本就过不了,也不可能获得农业厅的同意。

镇政府则表示,根据《畜禽养殖禁养区、限养区和试养区划分方案》,洋湖塘农场距离居民区不足一千米,因此位于乡村规划区的禁养区范围内。畜牧水产部门也将其列入了禁养区范围。

南都记者查阅《畜禽养殖禁养区、限养区和试养区划分方案》发现,对于1000米以内的说法,《方案》的完整表述为“城镇规划红线图居民区种畜禽场1000米以内。”这一表述是否就意味着洋湖塘农场就位于禁养区内?对此黄东劝又表示,这个问题需要交给第三方来进行确认。

黄东劝表示,2016年10月28日,横石水镇政府下发《关于限期关闭洋湖塘猪场的通知》时确实存在法律上的瑕疵,因此很快就撤销了。而此后的强制拆除被法院判定为违法行为,主要是现在各级政府对环保和违法建设的问题非常重视,横石水镇政府在这方面压力非常大,因此在执行过程中走得太急,导致工作出现了偏差。

“吃一堑长一智,我们也咨询过我们的法律顾问,但是因为任务太重,后来也没有完全按照法律顾问的意见来。现在我们吸取教训了,以后还是要严格按照程序来。”黄东劝表示,目前,他们从水务部门获得最新的材料显示,方崇义养猪场所在的洋湖塘是小型水库,在水库旁养猪是不被允许的。

“他把一个水库分隔成几十个小型鱼塘,导致污染严重,灌溉功能也散失了,村民投诉很大。”黄东劝说,他们还将继续依法对洋湖塘农场进行整顿。

不过,方崇义则认为,横石水镇政府真正的意图不是要整治污染,而是需要他的这块地发展一个扶贫项目。

他认为,他在横石水镇前几年和各方相处得都好好的,近三年忽然之间一而再再而三遇到各种麻烦,是和当地一个光伏发电项目有关。

据介绍,早在2016年,就有政府领导找他谈过政府要用地的问题,但只要求洋湖塘农场搬走,不谈合同未到期的赔偿问题。

光伏发电项目是镇政府牵头搞的扶贫项目。2017年当地政府决定与香港协鑫集团合作建设2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项目总投资1 .4亿元,项目建成后年均发电量约2000万度,项目收益将给横石水镇700户贫困户每年3000元的支持,且持续扶贫支持20年。

项目经层层上报获得了清远市各部门的大力支持,并于2017年11月16日取得广东省发改委备案,并列入清远市重点项目。

令方崇义不安的是,项目选址正好位于方崇义所承包的洋湖塘农场水域,规划用地面积也恰好是800亩。“用地规模和我的农场一模一样,位置也一样,可我的合同还有10年才到期。”方崇义担忧地说。

他也认为这个扶贫项目是一个对当地农民不错的项目,因此当村委过来找他谈租地的事项时,方崇义便从自己的鱼塘中划出了200亩租给了当地村委,以支持重点扶贫项目。

“2018年春节期间,施工队就在租出去的200亩范围开始施工,到了4月份就开始超范围施工了,不断占我的鱼塘。我一想起他们这个项目规划的面积是800亩,我心里就发毛。”方崇义说。

横石水镇政府副镇长朱少怀对南都记者表示,推进精准扶贫项目确有其事,但不是横石水镇政府主导的,用地也是当地村委和洋湖塘农场签的用地协议,和他们无关。但南都记者查阅该项目的各种向上级部门的汇报材料中,均显示合作单位为横石水镇政府,受益对象也是全镇的700户贫困户。

不过黄东劝表示,材料中所谓的规划面积是800亩,实际只是一个意向,前期实际只需要两三百亩,未来项目要扩大规模会等他们合同到期后,再进行扩大。

政府整治污染、拆除违法建筑当用铁拳,打扶贫攻坚战更应倾力而为,然而都必须在依法的前提下进行。从法院的判决书中可以看到,横石水镇政府对洋湖塘农场采取的一系列行动,违反了相关法规,上级部门应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维护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而不仅仅是赔偿企业的损失就过去了。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