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堪比大片 中美俄联手将一批危险核材料运出非洲
作者:作者6    发布于:2019-01-20 08:12:26    文字:【】【】【
摘要:近期,多家外媒陆续报道:2018年10月至12月,来自中美俄等国的联合团队密切合作,在非洲国家尼日利亚成功回收转移一批高浓缩铀,消除了恐怖分子抢夺危险核材料的风险。美国媒体对中国发挥的重要作用予以高度评价,认为“中国在核材料运储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而俄罗斯媒体的评价是:“尼日利亚行动的细节完全可以成为大片剧本的基础,现实情节可能与电影情节一样有趣和惊人。” 关于此次

近期,多家外媒陆续报道:2018年10月至12月,来自中美俄等国的联合团队密切合作,在非洲国家尼日利亚成功回收转移一批高浓缩铀,消除了恐怖分子抢夺危险核材料的风险。美国媒体对中国发挥的重要作用予以高度评价,认为“中国在核材料运储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而俄罗斯媒体的评价是:“尼日利亚行动的细节完全可以成为大片剧本的基础,现实情节可能与电影情节一样有趣和惊人。”

关于此次行动,首先来看美国《防务新闻》网站对现场情形的描绘:

在该国的一个集结地,一群核专家正盯着时钟,紧张地等待消息。

这个小组由中国、美国、俄罗斯、英国、挪威及捷克等国专家和技术人员组成,他们将前往尼日利亚的卡杜纳地区,从一个研究反应堆中移除高浓缩铀。

核不扩散专家此前警告过,这个反应堆可能成为希望获得核材料的恐怖分子的目标。

但随着小组集合并准备在2018年10月20日出发,该行动突然暂停,因为地区暴力活动导致数十人死亡后,该州州长宣布实行宵禁。

当美国外交官争分夺秒地确保精心安排的“机会窗口”不会关闭时,核查人员却并不确定局势是否安全。

美国国家核安全管理局官员彼得·汉隆说:“这次行动很重要,但我们必须谨慎行事,我很紧张。”

将核材料运出尼日利亚一直是核不扩散倡导国长期追求的目标。随着该地区武装组织——尤其是被五角大楼称为重大恐怖主义威胁的“博科圣地”的崛起,这个目标变得越来越重要。

凸显这一行动重要性的,是中国在运输和储存核材料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20世纪90年代中期,尼日利亚开始建造位于卡杜纳州艾哈迈杜·贝罗大学的“尼日利亚一号”研究堆,其目的是为科学实验而非为电网供电。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规定,其设计目的是“科学研究、中子活化分析、教育和训练”。

这一设计使用的是高浓缩铀,也就是通常被公众称为“武器级铀”的一种核物质。它是核武器材料的核心。尼日利亚的这种材料浓度超过90%。

尽管只有一公斤多这种高浓缩铀,并不足以造出一枚完整的核弹头,但如果尼日利亚的核材料被窃,恐怖组织可以用这些物质制造脏弹,或者积累这种材料,以接近形成大爆炸的数量。

尼日利亚能源研究与培训中心主任优素福·阿米努·艾哈迈德曾直言不讳将高浓缩铀留在本国的担忧:“我们不想要任何对恐怖分子有吸引力的材料。”

直到2018年10月22日——最初延期两天后——美国外交官才与尼日利亚同行一道,获得卡杜纳宵禁的豁免,并准备开展行动。但出于安全考虑,通常需要花费数天时间的行动只能在24小时内完成。

10月23日凌晨1点30分,一架俄罗斯安-124运输机在尼日利亚降落。机上是负责核材料拆卸转移的专家小组,以及一个型号为TUK-145/C的专用容器,这是一个自重30吨的核材料储运箱,外表像一个巨大的银色圆筒。即使在飞机失事的情况下,它也能保证其中货物的安全。作为安全测试的一部分,这个集装箱曾被放进一个燃料池中,然后被点燃,烧了整整60分钟,以查看其中货物是否完好。

自凌晨开始,从飞机上卸载设备花了几个小时,从机场到研究堆又用了几个小时。工作小组于上午9点左右抵达研究堆。为了保护他们,尼日利亚军方派遣的是陆军第一师——尼军方的王牌部队。

拆卸浓缩铀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其所在的研究堆堆芯位于6米深的水池底部。在池子上面,技术人员要搭建一个平台,然后在堆芯上方中心位置放置一个容器,被称为临时转移桶。桶里有一个抓手,可以伸进研究堆,将堆芯提取出来;当堆芯装入临时转移筒后,技术人员并将桶封装,然后将其密封在TUK-145/C容器内。

一名在场美国团队成员回忆:“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漫长的一天。”“没有人想到休息,没有人想到午饭,每个人都在拼命干活儿,以在时间窗口内完成任务。”

就在技术团队完成拆卸封装浓缩铀任务后,情况又有了变化——运送核材料的运输机要通过其他国家领空,但这需要其他国家的许可。为确保绝对安全,相关国家需要协调领空通过的许可,同时,又要绝对保障核材料的安全。

直到五周后,这批浓缩铀终于在尼日利亚军方的护送下运至机场装机。12月4日,安-124运输机飞向目的地中国。

对于此次行动,《防务新闻》文章以单独一节进行评价,认为“中国在行动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该刊还不无担忧地指出,在核安全和其他和技术领域,中国与美国原本的合作已有一定进展,而且发挥了积极效果。但美国政府现在的政策,却可能使得一些合作前景出现变数。

俄罗斯核不扩散问题专家安德烈·巴克利茨基则提到,无论是在此次行动中,还是在此前伊核协议、阿尔及利亚重水反应堆项目中,中国都在积极参与国际核不扩散行动。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学者亚历山大·加布耶夫则表示,中国“作为核大国之一,不会对和不扩散问题袖手旁观”。而在这次行动中,“中美俄的利益一致也很重要,尽管三国在核安全领域存在政治分歧,但仍能且应当开展合作”。

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对此行动的评论是:“个别国家的孤立主义和狭隘利益思想不太适合当今这个复杂而又并不总是安全的世界。”

关于此次行动,中国核工业集团网站上发布了如下消息,平实、低调而又清晰: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人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项目“体现了多个国家政府和组织在防止核扩散方面的决心和共同努力”。

对于中美俄等国在尼日利亚的此次联合行动,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李彬告诉参考消息网,这次行动属于国际核安保领域的常见案例,类似合作还有很多。

李彬介绍说,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政府曾积极推动防止人为攻击的国际核安全领域合作,先后召开四次核安全峰会。在这四次峰会上,中国领导人均有出席,显示出中国在核安全问题上一贯的合作态度。而就中美此类合作而言,从尼日利亚这次行动谈起,有必要注意几点背景:

首先,制造核武器的裂变材料有两种:钚239和铀235。前者可以造出内爆式核武器,但技术要求相对较高;后者可以造出枪式核武器,制造原理相对简单,但关键是需要高浓缩铀。所以,防止恐怖分子盗取浓缩铀是当前更为迫切的需求。

其次,“研究堆”易用到高浓缩铀。中美曾在核安全峰会上就如何消除相关风险进行过讨论,因此才出现像尼日利亚行动这样的具体合作。这种行动可以由多国合作完成。此次,中国不仅参与回收环节,还负责事前事后与各方协调,并作出妥善安排。

第三,对于尼日利亚这样的反应堆所在国而言,此类行动通常不以损害其对反应堆的使用为前提。中美以及尼日利亚协商后最的做法是,由外界提供技术,将原来的高浓缩铀换成低浓缩铀,并对反应堆的堆型等进行修改,以确保反应堆能照常使用。这意味着尼日利亚并不会因此吃亏,而核材料被盗的风险也可以消除。此类合作最关键的意义恰恰在此:既让需要反应堆的国家仍然有得可用,也可以提高反应堆所在国的安全状况和全世界的核安全信心。

最后,这并不是中美等国在核安全领域的唯一合作。另一个较重要的案例是伊核谈判有关浓缩铀和钚的生产问题。在高浓缩铀问题上,美伊之间经过多年讨价还价才达成生产规模方面的协议。而在钚的问题上,双方本来有可能继续陷入无休止的谈判,但中国提出了帮助修改核反应堆的方案,可以实现修改后性能不下降,生产出来的钚却可减少至“忽略不计”的水准。伊朗后来接受了中国的建议。所以伊核谈判花费在钚问题上的时间很少。应该说,中国和美国等国就核安全问题共同进行协调,做了很多事情。

李彬认为,中美核安全合作可以说是双边关系中的重要合作领域,能够持续至今十分不易。但在目前中美关系背景下,未来双方合作如何发展存在不确定性。双方的合作已经产生很多建设性贡献,继续合作明显利大于弊。

李彬说:“中美渐行渐远对双方都是伤害。要降低伤害,就需要双方实际做事,共同推动对话、合作的加强,而不应反向施力。”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