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希腊将支持“北马其顿”加入欧盟、北约
作者:作者6    发布于:2019-01-27 04:23:42    文字:【】【】【
摘要:希腊方面认为“马其顿”这一国名暗示它对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区域有领土要求 使用“马其顿”国名有觊觎希腊2000余年历史文化遗产之嫌 希腊一直坚持,作为欧洲史上最伟大的四大军事统帅之首,前马其顿王国国王亚历山大大帝是

希腊方面认为“马其顿”这一国名暗示它对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区域有领土要求

使用“马其顿”国名有觊觎希腊2000余年历史文化遗产之嫌

希腊一直坚持,作为欧洲史上最伟大的四大军事统帅之首,前马其顿王国国王亚历山大大帝是希腊人,因此亚历山大留下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属于希腊的

马其顿表示,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马其顿王国以及亚历山大大帝,“马其顿”代表了他们在巴尔干半岛上的民族身份,因此以“马其顿共和国”为国名理所应当

2018年6月,马其顿方面妥协,愿意将国名更改为“北马其顿共和国”

2018年6月17日,马其顿总理扎埃夫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签署改名协议,即布雷斯帕协议

2019年1月11日,马其顿议会通过马其顿改名协议;1月25日,希腊议会通过马其顿改名协议

在希腊境内北部,有西马其顿区、中马其顿区、东马其顿区三个大区;而在希腊境外北部,有一个国家叫“马其顿共和国”。因为“马其顿”这个名字,两国之间的双边争端已经持续了20多年。

不过,马其顿共和国马上要改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了。当地时间1月11日,马其顿议会以81票支持表决通过与希腊达成的改名协议。两周后的1月25日,希腊议会以153票支持表决通过马其顿改名协议,意味着布雷斯帕协议正式拥有法律效力。

根据协议,马其顿共和国将正式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未来在国内、国际上都以北马其顿共和国的名字出现。同时,马其顿需要更改宪法以反映这一变化,并在五年过渡期内变更车牌、护照及其他相关事项,而它的语言将继续称为“马其顿语”,它的公民将继续称为“马其顿人”或“北马其顿共和国公民”。作为“回报”,希腊需要正式向北约、欧盟表示支持马其顿成为这两个组织的成员国,两国关系正式正常化。

希腊议会表决结束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网络上表示祝贺,称两国“为了更大的利益准备好牺牲自己的利益”,“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完成了”。北约秘书长斯滕托尔贝格也对这一结果表示欢迎,称这对于“地区稳定和繁荣意义重大”,同时表示“期待未来的北马其顿共和国加入北约”。

上世纪九十年代,马其顿从南斯拉夫独立,开启了与希腊长达20多年的“国名争端”。

马其顿宣布独立时,定下的国名即是“马其顿共和国”。这一国名得到了大部分国家的认可,但邻国希腊对此表示强烈反对。

一方面,希腊方面认为马其顿这一国名暗示它对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区域有领土要求;另一方面,马其顿有觊觎希腊2000余年的历史文化遗产之嫌。希腊一直坚持,作为欧洲史上最伟大的四大军事统帅之首,前马其顿王国国王亚历山大大帝是希腊人,因此亚历山大留下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属于希腊的。

马其顿方面则表示,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马其顿王国以及亚历山大大帝,“马其顿”代表了他们在巴尔干半岛上的民族身份,因此以“马其顿共和国”为国名理所应当。

几十年来,希腊与马其顿互不相让。而作为北约、欧盟成员国的希腊则以此为由,通过一票否决权多次拒绝马其顿加入北约与欧盟的请求;在联合国,希腊也只同意马其顿以“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国名出现。

一直到2018年6月,为扫清加入北约与欧盟的障碍,马其顿方面作出妥协,愿意将国名更改为“北马其顿共和国”。6月17日,马其顿总理扎埃夫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两国边境布雷斯帕湖畔就马其顿改国名一事签署协议,即布雷斯帕协议。但这一协议还需要两国议会的批准。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田德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马其顿和希腊的国名之争,一定程度上也就是领土纠纷。但马其顿要想加入欧盟,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不能与欧盟成员国存在领土纠纷,因此扎埃夫致力于解决与希腊的纷争。从希腊的角度而言,由于马其顿加入欧盟是符合欧盟的整体利益的,因此在马其顿作出一定妥协后,齐普拉斯也顺势与其达成协议。

然而,这份协议在两国国内都遭遇大规模反对,从达成协议到议会批准,两国政府都经历了紧张的政治博弈过程。

在马其顿,许多民众认为马其顿妥协太多,发起了多轮示威抗议,一些反对党支持者甚至要求解散议会、提前举行大选。2018年9月30日,马其顿原本将通过公投决定是否更改国名,但由于投票率不足50%,最终以失败告终。

随后,总理扎埃夫决定将改名协议提交议会表决。据《时代》杂志,由于扎埃夫所在的少数派政府缺少获得议会通过所需的2/3多数席位,他们采取了“威逼利诱”的方式迫使一些反对派议员在表决中投支持票。当地时间1月11日,马其顿议会以81票支持、39票反对正式通过了布雷斯帕协议。

在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所面临的状况更为复杂。一方面,马其顿更名一事已经撼动了齐普拉斯执政地位。1月13日,由于反对马其顿改国名协议,希腊国防部长坎梅诺斯宣布辞去防长职务,其所领导的独立希腊人党也退出联合政府,这使得齐普拉斯领导的“激进左翼联盟”在议会中所占席位少于一半,成为少数派政府。其后,希腊议会对齐普拉斯政府发起信任投票,但齐普拉斯通过了这一投票。

另一方面,民众的反对声浪越来越大。自从达成协议以来,成千上万民众在希腊主要城市举行示威抗议,认为政府此举会损害希腊的文化、身份甚至领土主权,反对政府通过布雷斯帕协议。在1月20日的示威活动中,示威者甚至与警方产生激烈冲突,导致多人被捕。在北部马其顿区域边境,数百名农民及当地居民堵塞了主要的入境通道,强烈反对马其顿改国名协议。据英国《卫报》,多轮民调显示,近70%希腊民众反对这一协议,许多人称之为对希腊精神的“背叛”。

但齐普拉斯“选择性忽视”了这些反对声音。当地时间1月25日,伴随着议会大厦外的抗议之声,希腊议会以153票支持通过了马其顿改名协议。

据英国《卫报》,虽然在国内遭遇反对,但希腊与马其顿达成的协议在国际社会上颇受欢迎。而欧盟则是两国达成协议的最主要支持者。

在马其顿与希腊长达数十年的国名争端中,欧盟一直扮演着“调解者”的角色。而马其顿与希腊达成改名协议,最支持的莫过于欧盟。据,在马其顿与希腊开展谈判、达成协议直至议会表决的整个过程中,欧盟一直表现积极。

在2018年6月希腊与马其顿达成改名协议时,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法国总统马克龙、奥地利总理库尔茨等纷纷公开表示支持。欧盟方面认为,这个协议是解决两国持续数十年地区争端的“一个独特的、历史性的机遇”,对于巴尔干地区的稳定与繁荣意义重大。

欧盟近年来遭遇重重危机,从难民危机到恐怖主义威胁,从英国“脱欧”到意大利、波兰、瑞典等人民粹主义上台,欧洲一体化进程严重受阻。但是,马其顿与希腊达成协议成了欧盟在危机之中的一个好消息。《巴尔干观察》称,对于欧盟而言,这证明了在当前的背景下,成为欧盟成员国对于许多欧洲国家而言依然是个“诱惑”,同时也就证明了欧盟在巴尔干地区的强大影响力。

田德文分析称,对于欧盟而言,推动马其顿与希腊关系正常化,从而为马其顿加入欧盟、北约铺平道路是欧盟必须要做的事。一方面,这是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欧盟一直想向东扩张,而马其顿这个前南斯拉夫国家是其中的必经一站。另一方面,从历史而言,马其顿文化在西方化的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一定程度上是欧洲文化的摇篮,因此欧盟也希望将马其顿纳入其中。

据半岛电视台,马其顿外交官Gjorgji Filipov称,“马其顿和希腊各赢得了一些东西,也失去了一些东西,但这最终都是为了双方的共同利益”。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