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k彩娱乐登陆勇闯中俄间谍扎堆的“欧盟牛排馆”,老板:我一会儿就给普京打电话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19-02-21 08:57:53    文字:【】【】【
摘要:编者按:“布鲁塞尔活跃着250名中国间谍和200名俄罗斯间谍,他们常光顾在欧盟总部旁的一家牛排

编者按:“布鲁塞尔活跃着250名中国间谍和200名俄罗斯间谍,他们常光顾在欧盟总部旁的一家牛排馆和一间咖啡厅,对此要保持警惕……”本月上旬,有德国媒体这样有鼻子有眼地渲染“中俄间谍”话题,并引发人们对布鲁塞尔是否成为“欧洲新间谍之都”的议论。对这些捕风捉影、毫无根据的报道,中国驻欧盟使团已迅速作出驳斥。近日,《环球时报》记者实地探访报道中提及的牛排馆,“求证”餐馆老板,并采访相关学者,听他们讲为什么一些欧洲人会无中生有地炒作“中国间谍”。

在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大楼一侧,一家名为“遇见肉食”的餐馆最近生意特别火。这家餐馆的牛排味道好,生意一直不错,可最近门庭若市的主要原因是——很多人想亲眼看看这个“被欧盟机构认为是中俄间谍经常光顾的餐馆”到底有多神秘。

初次来品尝美味的顾客即使刻意寻找,也很容易错过“遇见肉食”餐馆。这家餐馆的门脸不大,除印有几行餐馆名称和营业时间的文字外,和普通人家的大门没有什么两样。从门上的营业时间看,餐馆只在周一至周五的午餐和晚餐时间营业。餐馆不是很大,装修也很普通。《环球时报》记者去的时候正是午餐时间,里面坐满了人,如果不是提前预订,很难找到座位。餐馆里的顾客大多西装革履,很多人身上还挂着欧盟机构的工作胸牌。在服务员的推荐下,记者点了一份牛排和一杯红酒,菜很快就端上桌子,食材新鲜,味道很好。

和布鲁塞尔其他很多餐馆不同的是,这家餐馆很是嘈杂,顾客一边吃饭,一边大声聊天。餐馆老板菲利普·韦纳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我们距离欧盟机构很近,而且牛排也好吃,中午来我们这里吃饭的大多是欧盟机构工作人员。”据他介绍,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和他的团队也不时光顾这里,他们喜欢点半熟或者带血的牛排。

话题自然转移到“中俄间谍”上来。韦纳说:“我们餐馆在这里已经营11年,不谦虚地说,我们的牛排是布鲁塞尔最好吃的,很多人来这里都是想吃牛排,其中就包括很多中国人。但要说我的顾客中有不少是间谍,那绝对是胡说八道,无中生有。没有任何机构来这里搜查过间谍,这里也从未发现任何间谍设备。”按照德国《世界报》的爆料,“中俄间谍经常在欧盟总部大楼附近的餐馆和咖啡馆活动,尤其是距离总部大楼咫尺之遥的一家颇有人气的牛排餐馆和一间咖啡厅,要保持高度警惕,避免去这些场所”。对此,韦纳很是不解地说:“这显然说的是我们餐馆,因为这一带只有我们一家牛排餐馆,而且欧盟官员经常光顾。真不知道他们是根据什么说我这里是间谍的一大据点。”他还表示,遇到有重要人物来这里吃饭时,的确有安保人员会先来看看,但他们是来检查是否有爆炸物品,并非查找间谍或间谍设备。

“你以为欧盟官员都是傻子?他们能在一个公众场所谈论机密?!”韦纳颇为气愤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们来这里就是用餐,与同事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你听听,这么嘈杂的环境,你根本听不到邻桌的顾客在说什么!”韦纳消消气后说:“前两天英国一家媒体的记者来采访我,他说德国那家媒体的报道应该是可信的。我便和他调侃道,你可以检查桌子底下,你找不到麦克风,找到的可能会是口香糖。”他还笑着说:“我还和他讲,我就是俄罗斯间谍,和你聊完之后就给普京打电话。”

“据说德国那家媒体6年前就发表过一篇类似报道,当时也引起一阵轩然大波。”韦纳说,这种报道都是道听途说,没有明确的信息源,煞有介事,似是而非,就是为了耸人听闻,博取眼球。《环球时报》记者在餐馆内随机采访了几名顾客,其中两位是来自欧盟对外行动署,他们都表示并未收到报道中所讲的“安全警告”,所以依然来这家餐馆就餐。当记者结束采访时,韦纳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布鲁塞尔不仅是欧盟总部所在地,还是北约总部所在地,说这里谍影重重可能不假,但说我的餐馆里有很多间谍,那绝对是臆想出来的。”

“不要听信被窃听到的有关英国‘脱欧’的对话,况且还是在布鲁塞尔的酒吧里。”这是前不久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回击有关“脱欧”传闻时的一段话。为防范欧盟内部有人探听“脱欧”情报,英国驻欧盟外交机构规定,来访者必须把自己的手机放在接待室,不准带入机构内部。欧盟总部大楼楼层较高的办公室安排给处理敏感信息的部门,这些办公室白天也必须放下百叶窗,以防无人机透过窗户拍摄。

按照大多数公开的说法,布鲁塞尔有5400名各国外交官、4万名欧盟工作人员,还有来自30多个国家的近1000名常驻记者,而其他机构的常驻人员更是难以完全统计。中国人民大学“让·莫内”讲席教授、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2008年至2011年曾在中国驻欧盟使团工作,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布鲁塞尔是一个可以和纽约媲美的“大码头”,它不仅是欧盟总部、北约总部所在地,还是很多多边组织、国际机构和外交使团的常驻地,因此被看成是各方“打探消息”的重镇。布鲁塞尔公开活跃着5000多个游说分子,他们都是合法登记的。欧盟总部附近有各种口味的餐馆,西餐馆、日本料理、韩国餐馆、中餐馆都有,他们在餐馆、咖啡馆请欧盟官员吃饭、喝咖啡没有任何问题。王义桅认为,各国在布鲁塞尔研究欧盟和北约相关政策制定和出台的背景,是为加强了解、避免误判,这再正常不过了。

在王义桅看来,欧美的情报系统和手段可以说比中国要发达得多。比如,美国通过资本、智库、雇当地人或利用双重国籍的人来搜集情报,这些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欧盟和美国还有密切的情报分享系统,比如他有一次在欧盟会议上和荷兰外交官交流的内容,美国人很快就“搞”清楚了。王义桅说:“相比欧美,我们显得很孤单,和俄罗斯在相关方面也没有什么深入合作。可以说,中国没有‘盟友’。中国人在布鲁塞尔更多是学习和借鉴,并不是他们所渲染的搞间谍活动。”

“他们现在拿中俄间谍说事,有新的时代背景。”王义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欧洲原来“盯”俄罗斯多一些,提防俄罗斯人搞渗透,影响一些国家的民粹主义政党,而现在是担心中国“窃取技术,弯道超车”。他还表示:“德国媒体传‘中国在布鲁塞尔有250名间谍’,不知这个数字从何而来。都说外交人员有豁免权,但实际上大家都像是金鱼缸里的金鱼——处于透明状态。有的国家驻布鲁塞尔的外交官住所旁的房子常年亮着灯,家门口总是有人在挖沟铺光缆——人员、住所、车辆被监视监听,对此,大家都心知肚明,现在欧洲一些媒体却‘贼喊捉贼’。”

王义桅表示,过去抹黑中国的事情偶尔也有,比如称“在布鲁塞尔各个机构工作的中国人有双重身份”等,但不像这次炒得这样热闹。他认为,这轮炒作“中国间谍”的大背景与欧美一些国家打压华为等中国高科技公司有关,他们担心中国获取他们的高新技术、打破他们对规则的制定权和垄断,进而威胁到西方文明的优越地位、欧盟的治理能力和北约的安全情报系统。随着中国高科技企业发展和弯道超车,欧盟一些国家也有焦虑感。王义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美国在离间欧盟国家、离间中欧关系,逼欧盟28个成员国站队。但欧盟内心对此是有抵触的,也很反感。一些欧盟国家忘不了棱镜门事件,美国搞的绝密电子监听计划也给他们带来不少教训。”

“布鲁塞尔是欧洲新间谍之都”的炒作并不新鲜。德国《世界报》去年8月的一篇文章这样写道:忘记维也纳和柏林吧,欧洲的情报机构有了新“热点”——布鲁塞尔。文章称,欧盟日益增长的重要性使比利时首都成为全球特工最为看重的目标,布鲁塞尔的大多数间谍很可能以外交官的面目出现。“冷战又回来了。”一名比利时前情报高官表示,如今在布鲁塞尔的间谍数量,甚至超过了当年柏林墙还没倒塌的时候,“中国人、俄国人、美国人、摩洛哥人是最多的”。他还透露,比利时情报机关近年来已经要求一些外国间谍离境。

德国《焦点》周刊今年2 月13日报道说,随着欧盟重要性的日益增长,外交使团的人数也在不断增长,与此同时,间谍的数目也相应增多。对外国情报部门来说,布鲁塞尔作为一个目的地,主要是因为欧盟和北约都在那里,此外还有众多国际组织,这关系到外交、军事和经济等领域。文章还写道:无论如何,布鲁塞尔的外交官每天都在被监视,甚至有外交官每天上床睡觉前还对着天花板向可能存在的窃听器道声“晚安”。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有一次同德国朋友到欧盟总部见一位德国外交人员,对方却选择在室外一个地点见面。据这个德国官员描述,按照规定,他们在室内不会用一些社交媒体,在私人场合也不讲工作。

相比布鲁塞尔,东西德统一后的柏林还算“间谍之都”吗?德国《柏林日报》2013年11月报道,当时的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曾表示,“柏林是欧洲的情报首都”,其他城市几乎不会有像柏林一样多的间谍。不仅美国人、俄罗斯人在柏林监视德国人,法国人和英国人也受到这种怀疑。当然,这种监视是对等的。2015年11月,有媒体曝光说,德国联邦情报局一直在监视德国的盟友及一些国际组织,其中包括多国驻德使馆及红十字会。

当《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同柏林自由大学欧盟问题学者托比亚斯·弗莱利克斯聊起“新旧间谍之都”的话题时,他表示,近年来布鲁塞尔传出的间谍大案屈指可数。2003年,欧洲理事会的部分同声传译隔间内发现了谍报设备。这些谍报装置的窃听对象是德国、英国、西班牙、法国代表团。比利时调查人员怀疑系美国及以色列间谍所为。2018年3月,英俄双重间谍中毒一事持续发酵,德国等欧盟国家驱逐俄罗斯外交官。去年,布鲁塞尔还怀疑因英国‘脱欧’问题,有欧盟官员被英国间谍监视。托比亚斯表示,对德国来说,影响最大的还是美国国家安全局被指监听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的欧洲政要。他说:“现在似乎有欧洲人更乐意去猜测中俄间谍。难道这些被美国人承认的间谍、窃听事情,他们都忘了吗?”

谈到被炒作的“中俄间谍”话题,托比亚斯说:“这与欧盟当前防范中俄有关。对于俄罗斯,欧盟主要聚焦安全问题。对于中国,主要是害怕中国崛起,损害欧盟的利益。当然,这背后也有美国施压的因素。而欧盟情报机构,即使拿不出什么实际证据,但为了讨好美国,加强与美国的情报合作,也不惜站出来声讨中俄。因为诋毁中俄比得罪美国的代价要低。”他认为,哪个城市是欧洲的“间谍之都”并不重要,但在布鲁塞尔,“谍战主角”还是德法等主要欧盟国家。最近一些欧洲小国,为自身安全利益考虑,开始跟着美国情报机构指责中俄。托比亚斯说,这样大肆渲染中俄间谍对欧盟没什么好处,相反会影响到欧盟与中俄的情报合作,影响双边信任关系。他建议欧盟的情报机构应独立于美国之外,谋求多元化合作。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