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法学者:拜登“王牌”或将改变美国2020大选局势
作者:k彩娱乐    发布于:2019-06-02 06:45:39    文字:【】【】【
摘要:4月25日,乔·拜登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作为第三次对总统职位的角逐,拜登的加入备受外界关注。 ▲2019年4月29日,美国匹兹堡,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出席竞选活动。 ▲2019年4月29日,美国匹兹堡,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出席竞选活动。 最新民意调查显示,拜登获得民主党内提名的支持率逼近40%,远超

4月25日,乔·拜登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作为第三次对总统职位的角逐,拜登的加入备受外界关注。

▲2019年4月29日,美国匹兹堡,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出席竞选活动。

▲2019年4月29日,美国匹兹堡,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出席竞选活动。

最新民意调查显示,拜登获得民主党内提名的支持率逼近40%,远超排在第二名的伯尼·桑德斯,后者支持率为大约16%。其他竞选人所获支持率都在个位数。一些分析师认为,拜登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构成有力挑战。

针对拜登的参选形势,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研究员让-埃里克·布拉纳在该所网站发表文章称,凭借着经验和名望,以及身上“前总统奥巴马”的印记,拜登成为民主党的热门人选之一,但他也绝非高枕无忧,还将会有一系列问题困扰他。文章编译如下:

美国总统选举在4月25日发生了变化:这一天,乔·拜登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

这位美国前副总统的加入备受期待已久,虽然有人认为他将会放弃这个机会,正如此前的那两次一样。但这次似乎有所不同——被认为是热门候选人的拜登手握几张“王牌”,有望改变民主党阵营的形势。

首先,拜登选择参选的时机与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报告的发表所引发的危机有关。

在米勒长达两年的调查期间,民主党引入一个观点:现总统可能是国家的叛徒。不论如何,这种不诚实的气息将会成为特朗普下届竞选运动的一个抹不掉的疤痕。

特朗普“是”或“不是”叛徒,已经不重要了。他在2016年的竞选运动与俄罗斯“不存在勾结”的结论已经得出,总统本人不断发表推文提醒这一点。而拜登是在这一危机之后进入“竞技场”内的,因此不用像其他候选人那样与此事纠缠不休。

借助于这种自由,他将会为自己打算书写的国家故事提供另一种叙事方式。如今他所处的位置非常利于翻过这一页,回到那些更接近美人民众及其日常生活的问题上。当其他候选人谈论“弹劾”时,他则将谈论失业、教育和医疗等。当然,其他人也会谈论这些问题,但是由于此前那些人已经说了很多了,因此效果会打折扣。

拜登则不同,对民众来说,他有新鲜感。拜登将作为特朗普的反面,成为他唯一的真正对手。

▲资料图片:2017年1月20日,美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就职典礼举行。

▲资料图片:2017年1月20日,美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就职典礼举行。

一上来就领跑的拜登,将凭借着他的经验和名望,以及身上“前总统奥巴马”的印记,猛踩油门。

对前特朗普时期的怀念将会完全倾注在他身上,而回忆将会被美化。他将毫不费力地赢得非洲裔美国选民的支持,后者记得此人与他们的冠军之间的“兄弟情”。

许多候选人——包括卡玛拉·哈里斯和科里·布克——觊觎这部分选民,如果得不到这些选民的支持,这两个“嫩芽”将毫无机会。拜登也清楚这一点。

▲资料图片:2016年11月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就特朗普赢得大选发表演讲。

▲资料图片:2016年11月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就特朗普赢得大选发表演讲。

拜登的“娴熟手段”有希望清除掉道路上所有早到者:在本阵营的21位候选人当中,也许只有伯尼·桑德斯能够脱身。

伯尼·桑德斯将帮助拜登扫清障碍,之后他们二人之间的对抗将由中间派民主党人和独立分子来评判,这些人更倾向于选择一位经验丰富之人。

自从桑德斯指责希拉里舞弊以来,民主党内部不断撕裂,拜登则可以统一党内声音。为了安抚党内情绪,他会将副总统的位置留给这种极左趋势的继承人。

拜登是第一位信奉天主教的副总统,他可以依靠天主教选民。

不仅仅是宗教人士,在现任总统治下,美国充斥着分歧、紧张和无休止的对抗。拜登则可以代表奥巴马治下的八年,让人回想起那八年间的治理。由此他将加深自己与特朗普的对比——许多人认为特朗普冲动、阴谋论、虚伪。拜登将以他在华盛顿40年的职业生涯让中间派放心,他将自己的经历作为政权稳定以及“常规”的保证。

拜登的竞选运动将是政治性的,会有一份计划和一些集体目标,还将对每位选民讲话,特别是在2016年抛弃民主党阵营的工人选民。具有宾夕法尼亚州背景的拜登会告诉那里的工人,自己与他们站在一起。

跟其他党内候选人相比,拜登面临的风险在于“看起来过时了”。在挑选副总统人选时,年龄可以成为一个有利因素。但如果处理不好这一点,这在整个初选阶段都将会是他的负担。不过,只要选择一位非常年轻的副总统,他就能恢复时间天平的平衡,如果特朗普决定保留彭斯作为副总统,这将成为拜登获胜的跳板。

当然,拜登的反对者可以用几个“大问题”来攻击他,比如:在上世纪70年代,他反对用校车接送学童;在上世纪80年代,他反对堕胎法以及同性恋婚姻;作为克拉伦斯·托马斯被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听证会主席,他对听证会的管理不当,对指控托马斯性骚扰的安妮塔·希尔支持不足;在上世纪90年代,他支持一项引发争议的犯罪立法。他尤其需要处理关于他对女性过于亲密接触的攻击,这些指控还会被提及,不管在己方阵营还是对方阵营。

关于拜登的竞选团队,我们已经知道的是,他将极为倚赖奥巴马在民主党内的强大形象,因此我们将会经常听人谈论拜登的副总统任期。奥巴马称他为“最成功的”副总统,并授予其“总统自由勋章”,这是美国对普通平民授予的最高荣誉。

在第一阶段受到密集攻击之后,拜登将会逐渐受到全党的支持,因为他为本党带来了对2020年候选人所期待的一切:为2016年复仇,荡涤“侮辱”,让事情重回轨道。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