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美国向韩售卖拦截导弹等武器 专家影响朝韩互信
作者:K彩娱乐    发布于:2018-09-16 12:47:03    文字:【】【】【
摘要: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美国国防部13号证实,美国国务院已批准向韩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美国国防部13号证实,美国国务院已批准向韩国出售价值26亿美元,约合180亿元人民币的军事武器,涵盖6架P-8A“海神”反潜机和枚PAC-3型“爱国者”拦截导弹 及相关配件。两国将通过“对外军事销售”方式进行这笔交易,但目前仍需美国国会批准。

早在今年6月,韩国防卫事业厅就确认以“对外军售”方式购买6架美制P-8A“海神”反潜巡逻机。韩军介绍说,P-8A最大巡航速度为每小时907公里,航程可达7500公里,不但可以用声呐和雷达搜寻潜艇踪迹,还能挂载导弹和反潜鱼雷,被视为“空中多面手”,又称“甚至远远超过韩军的需求”。

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表示,“这批反潜机将用于海上侦察,包括搜寻潜艇等,总价高达21.1亿美元。“爱国者”反导系统的售价为5.01亿美元,这笔订单将有助于提高韩国的导弹防御能力,提升韩国海军能力,以支持美国的国家安全目标。”

最近一段时间,半岛和平捷报频传,美方在此时批准出售韩国军事装备,究竟意欲何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认为,美国此举其实是加强了对半岛局势走向的把控。滕建群指出:“从现在来看的话,我们都知道朝鲜半岛出现了一种剧烈的变化,就是说有关各方正在加紧接触,希望通过和平方式来解决,包括朝鲜核问题在内这样一系列的半岛问题,所以美国现在大张旗鼓地把武器给韩国确实有点不合时宜,因为我们都知道对于这样一个比较脆弱比较敏感的时期,那他肯定会刺激有关国家,那所以我个人感觉美国现在实际上就是要把控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的这种走向,不想让它走得太快,也不想失去美国的控制,所以他们要通过各种的方法,利用各种手段来把控朝鲜半岛的现在这种态势。”

除此之外,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郭宪纲看来,美国此次向韩国出售军事武器是出于多方考虑,以此来缓解国家财政赤字可能也是重要因素之一。郭宪纲:“美国政府决定向韩国出售这些导弹,我想它有几个考虑,一个考虑,实际上它是在东北亚部署这种反导体系的一个步骤。另外一个目的我想它也是想在半岛继续加强美国的军事存在。尽管朝鲜半岛现在的无核化的谈判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是还远远没有实现。因此美国觉得需要继续加强军事力量的部署,以便增加它在谈判桌上的筹码。我想这也是它的一个考虑。第三个目的,我想与美国政府想要出口这个军火,获取军火利润利益,获取这个军火利润,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们知道美国的经济状况总的来说自从2008年以后不是太好,现在尽管处于一个复苏的阶段,但是还是比较乏力的。从财政上来讲,美国的赤字也很大,它需要别的国家购买它的军火,来减少它的这个财政上面的赤字,这大概也是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

就在本月14号上午,位于朝鲜开城工业园区内的朝鲜和韩国联络办公室举行揭牌仪式。这是朝韩首个“全天候”联络机构,通过这一机构,北南代表可以全年365天、每天24小时保持联络。

在朝韩关系稳步进行、持续升温这样的大背景下,美韩两国却进行武器交易,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看来,这无疑会对朝韩当前积极的政治气氛产生负面的复杂影响。

杨希雨分析:“半岛南北双方长期处于对立,双方都有对话和解和平的意愿,但是双方其实谁都没有放松军事准备。比方说2017年以前朝鲜一直在大规模的发展自己的核导武器。那么韩国就是最近的这批军火购买,包括其他的一些军备建设,也都表明韩国在一方面寻求和平和解合作,另一方面也在加强自己的军事能力。因此这一个事件本身反映的是朝鲜半岛安全局势的这个严峻性。那么另外现在第二反映出什么问题呢?就是在当前朝鲜半岛进入了一个通过对话来解决复杂问题,特别是通过对话来解决安全问题的这样的一个积极势头当中,这样的一笔军火交易本身虽然在军事上安全上不会立即产生这个直接的影响和后果,但是在这个相互的这个互信,特别是战略互信层次,必然会产生非常复杂的这个影响。”

另外,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将于本月18号到20号访问朝鲜,并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会晤,召开今年的第三场“文金会”。对于未来的半岛局势,杨希雨认为,朝韩双方只有加强互信措施,减少军备竞赛,才能走出一个共同安全的新道路。

杨希雨指出:“目前南北双方客观上都对对方在安全上军事上是不放心的。那么这种不放心是有不同的办法来解决。比如说如果对对方的军事能力,甚至是军事意图不放心的话,可以通过对话,可以通过这个国际上通行的这个叫所谓CBM,就是信任措施建设这方面来解决。那么还有一种就是我对你对方军事意图有担心的时候,我加强自己的军备能力,这个时候就往往容易导致对立的双方陷入一个负面的安全竞争。就是说我做军事上的加法,会逼迫对方也做军事上的加法,然后互做加法之后,双方就变得越来越不安全。因此现在应该换一个办法,就是互做减法。通过对话、通过建立互信措施,建立CBM这种制度来减少军备竞赛,减少军事上的相互威胁,只有这个才能够摆脱双方同时面临的安全困境,走出一个共同安全的新路来。”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