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小威之怒,病态的美国式“政治正确”
作者:K彩娱乐    发布于:2018-09-17 05:45:40    文字:【】【】【
摘要:在上周末的美网女单决赛上,小威和大坂直美的对决充满争议,且正争议已经脱离了单纯的体育范

在上周末的美网女单决赛上,小威和大坂直美的对决充满争议,且正争议已经脱离了单纯的体育范畴。因为裁判认定小威比赛时违规接受教练指导,小威“大闹”赛场,遭到三次警告后直接被判丢掉一局,引来现场观众一阵阵嘘声。小威更是数次与裁判拉莫斯争吵,并要求得到道歉。小威在比赛现场就已经难忍泪水,而她与裁判的争论,随后也在欧美社会引发了舆论热议。

小威的身份,从不是“世界知名网球运动员”这么简单。首先,她是黑人;其次,她是女性,她对象征“权威”裁判的抗争怒火,无可避免会被加上体育之外的含义:一是种族平权,而是性别平权。

这两大矛盾在美国社会各个领域都很尖锐,也是过度“政治正确”的重灾区。黑人平权,或是女性的“MeToo”出发点其实都是正确的,但这些运动发展到一定阶段,总有矫枉过正的现象。比如曾饰演超人的亨利-卡维尔就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已经不敢轻易称赞女性,怕惹一脑门性骚扰官司。

小威美网发怒事件,刚好同时踩到了这两个敏感点。早在法网比赛期间,她也不止一次提到做母亲的艰难,甚至还说自己的“黑豹”战袍是用来向所有“产后恢复艰难的母亲”致敬的。法网官方就算认为小威的比赛着装不合规定,但他们能剥夺母爱吗?

她就这样成为两大弱势群体的代表,完美的励志故事,而美网裁判竟在决赛关头惩罚她?也难怪她立刻得到了美国主流媒体、意见领袖和品牌赞助的声援,比如说,女性在情感外露的时候往往被斥为“歇斯底里”,这在家庭和职场环境中很常见,而换作男性,往往会被认为是“敢于表达”,并不会受到苛责。

这也是为什么,当澳大利亚媒体把小威发怒画成了讽刺漫画之后,事情闹得更大,这家媒体也直接被贴上了种族和性别歧视的标签。在漫画中,小威形象当然被丑化了,愤怒的她踩烂了球拍,而远处的裁判对大坂直美说:“你就不能直接让她赢吗?”

平心而论,这漫画并不比任何讽刺特朗普的漫画更出格,但公众接受不了。这不禁让人想起《时代周刊》曾经因为给OJ-辛普森的封面多加了个滤镜,就被扣上了“丑化黑人”的大帽子——难道谁还能让黑人的皮肤更黑吗?

政治正确到丧心病狂的地步,这种滑稽场景总会一次次重演。黑人群体的敏感,某种程度上是出于对“黑”的深恶痛绝。就好像如果你认为“娘炮”是个负面词汇,首先你得觉得“娘”和“女性”不是个好东西。若不厌女,“娘炮”怎是骂人?若不厌黑,一个滤镜又怎会侮辱尊严?

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显示,美网裁判对黑人和女性的判罚更严格。在今年美网赛期间,男性球员违规受罚23起,女性球员则是9起。

也难怪芭芭拉-斯特里科娃说:“裁判是男是女并不是问题所在。我从未见纳达尔对哪个裁判这么发脾气。拉莫斯吹罚严格,但也是能力最强的裁判之一,他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工作。就因为是小威,就应该特立独行,并被区别对待吗?反正我只发现,她总在输球的时候这么发脾气。”

某种程度上,美国主流媒体对于特朗普的反对,也是出于政治正确的要求。就好比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在为希拉里站台演讲的时候所说:“当他们没有底线,我们就要站上道德高地。”

种族和性别平等,自然是道德高地。道德本身没有错,只是站在其上批判一切,就让人难以区分真情实感和伪善的成分了。

小威能得到美国体育界的支持,也是因为黑人+女性可成为天然的道德高地。所以在被特朗普痛骂作死的耐克广告里,小威跟着卡佩尼克,勒布朗等球星一起,成为了抗争不公的榜样人物。

没人去深究,但常人都应该明白的道理,就是黑人女性跟白人男性哪怕政治立场完全相反,他们首先也都是人。意大利网球选手法比奧-福格尼尼因为言语辱骂裁判被罚9.6万美元,并被禁止参加一项大满贯赛事,但社会和舆论可没给他如小威一样的关怀,这已经能构成一种逆向歧视了。

同理,NBA球星科比作为黑人,竟然都会被他的黑人兄弟们歧视。因为科比出身富贵,在意大利长大,从小生活环境基本都是白人,他也被看作是“外黑内白”,遭到不少黑人平权领袖的鄙夷。尤其是面对黑人被枪杀事件,当科比表示自己不愿意因为肤色站队,直接引发了众怒。

科比不得不多次澄清自己的态度,他认为真相本身大于阶级立场,他不会穿着帽衫去支持被杀的小马丁,并不等于他支持白人警察不分是非虐待黑人。科比自己娶了一个墨西哥裔白人做妻子,妻子还因为自己的肤色被他家庭所在的黑人圈子排挤歧视,科比对于这种逆向歧视,是深有体会的。

在种族问题上,“白人歧视其他人种”就叫做政治正确,但若公开说出说“黑人、黄种人也有歧视”的事实,在美国社会就是禁忌。所谓反种族歧视,大部分时候,反的只是白人的种族歧视。

两性平权也一样。男女经济、社会地位不平等,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女人歧视女人、甚至无意识的歧视自己,就是很多平权者不愿面对的了。平权运动的铁锤都砸在男性头上,但别忘了,“MeToo”的发起者,女权运动领袖艾莎-阿基多最近因为性侵反被告。

根据美国职业体育联赛的惯例,在比赛正式开始之前,运动员,教练员以及全场观众都将一起参加国歌仪式,来表达他们对于国家的尊重以及那些为美国失去生命的军人的敬意。但在2016年8月,在NFL旧金山49人队参加的比赛中,球星科林-卡佩尼克则在比赛前奏美国国歌时不肯站立,以单膝下跪的方式抗议种族歧视,此后一段时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赛前奏美国国歌时的下跪队伍。

科林-卡佩尼克跪得惊天动地,让热衷政治正确的不少美人民众都有些迟疑。

美国社会两极化再严重,对国旗的崇拜仍是根深蒂固的,跪在国旗之下,无疑是对《独立宣言》的打脸。

卡佩尼克在NFL掀起的抗议运动,让特朗普扔掉涵养,直接骂他是“X子养的”。体育界看起来是一边倒支持卡佩尼克的,勒布朗、库里因为对他的支持,甚至直接终结了NBA卫冕冠军参观白宫的传统。还有倒霉的华盛顿红人队,因为“redskin”涉嫌歧视印第安人,总有段时间就有人把红人队改名给提上日程。

这里之所以说是“看起来”,当然是因为那些不支持卡佩尼克、还想参观白宫的球员不敢说话而已。如果他们敢说出真实想法,信不信“种族歧视”的大帽子立刻扣过来。

歧视,本来是应该被反对的。就好比在书面上,我们不说“老年痴呆症”,而要说“阿茨海默症”一样;也比如在一些国家,公司不能强制要求女性在简历里附带照片,也是对女性的一种尊重。

阶级这个东西,没人能消灭得了,弱势群体注定存在,我们意识到这点,不要“欺压仍不自知”,吃人血馒头还谈笑风生,就是文明的体现。

奥巴马夫人说得好,白宫,就是他们的黑人奴隶祖先用血汗建成的,每当看到两个女儿在白宫前的草坪上玩耍,她总会提醒自己这一点。

但像小威这样对着裁判闹完还用女权、黑人平权来护身的,是不是有点耍流氓的意思?更夸张的例子当然还有,医闹为啥可以那么理直气壮伤害一个无辜人,不也是出于“我弱我有理”?

为什么辛普森可以凭借肤色“优势”博得陪审员的同情?再往大了说,政治正确都同情难民,但凡把难民和恐怖主义挂钩,整个社会大约都觉得你是魔鬼,但有些事实,我们恐怕不能忽视。

只因为肤色、性别、政治观念、宗教信仰不同而分化立场互相攻讦甚至掀起战争,是人类历史上一而再再而三上演的悲剧。

普世价值观这个东西,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回到上世纪30年代的纳粹主义,6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想想当时的人们都在做什么,就会发现永远有人在把社会这潭水给搅浑浊。社会自带阶级,人性自带偏见,偏见放大就成了歧视,我们小心翼翼走着钢索,摇摆试探,惶恐再造成一次生灵涂炭的灾难。

运动员敢于为社会问题发声是件好事,但在发声之前已经站在预设立场,把“枪口”对准的是让人莫名其妙的目标,其实很盲目。

而小威在赛场上的撒泼,并不会让美网为她开什么特例,倒只能把她在失利中风度不够的瞬间定格下来。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