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为换回妻子性命 丈夫捐肝为妻子续命
作者:K彩娱乐    发布于:2018-09-19 05:48:50    文字:【】【】【
摘要:家里缺了谁也不是完整的,没了她,将是家里最大的损失…… 17日,距离我省首例成人活体肝移植手术刚过去一天,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肝胆胰外一科、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病房内,来自白城市镇赉县一对普通夫妻——56岁的祝先生拉着52岁爱人徐女士的手依旧续写着浓浓爱意。为了换回妻子的生命,丈夫毫不犹豫选择用自己60%肝脏为妻子“续命”。此刻,病床上的妻子

家里缺了谁也不是完整的,没了她,将是家里最大的损失……

17日,距离我省首例成人活体肝移植手术刚过去一天,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肝胆胰外一科、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病房内,来自白城市镇赉县一对普通夫妻——56岁的祝先生拉着52岁爱人徐女士的手依旧续写着浓浓爱意。为了换回妻子的生命,丈夫毫不犹豫选择用自己60%肝脏为妻子“续命”。此刻,病床上的妻子虽然呼吸机插管还没拔出,但对于来自丈夫有力的手、温暖的抚摸却有了感觉。同样躺在病床上,为了能近距离看看妻子,祝先生也忍着术后的疼痛轻轻起身看了一眼妻子。那一刻,在场的医护人员也被他们用实际行动诠释的真爱感动。在很多人眼中,爱情也许会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不同的答案。但这一刻,这对普通的夫妻却告诉我们爱情的真谛是患难与共、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哪怕献出自己一部分的肝脏,也会义无反顾地挽救身患重病的妻子……

“这场手术的成功真的很不容易,这是肝移植团队40名医护人员奋战12个小时的结果……”17日上午,说起一天前结束的那场手术,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副院长、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首席肝脏移植专家吕国悦教授仍十分激动。他告诉记者,这场手术不仅是我省实施的首例成人活体肝移植手术,对于该院肝移植发展历史上也具有里程碑意义,通过手术的成功,它标志着该院肝移植中心团队能够完成几乎所有类型的肝脏移植手术。

记者了解到,56岁的祝先生和52岁的徐女士是白城市镇赉县一对普通夫妻,30多年前,两人相爱后很快步入婚姻殿堂。4年前,祝先生发现妻子脸色蜡黄,到医院一查,得了肝硬化。之后徐女士一直吃药治疗,勉强维持病情。十多天前,52岁的徐女士乙肝肝硬化引发急性肝衰竭住进吉大一院肝胆胰内科,且病情发展迅速,很快进入肝衰并发肝性脑病,一度发展到三度肝昏迷。“内科治疗已经无效,患者肝衰竭已无法逆转,肝脏失去了全部功能,如果再不做肝移植手术,患者的生命很可能很快结束。”吕国悦教授说。

自从决定换肝开始,在几天时间里,吉大一院多方联系肝源。让一家人高兴的是,徐女士的血型为B型,很快在上海找到了肝源,可配型不成功。紧接着又找到了两个肝源,遗憾的是都未能与徐女士配型成功。让家人着急的是,徐女士的病情发展迅速,很快进入肝昏迷状态。就在紧急关头,爱人祝先生瞒着家人做了配型。9月14日,检查结果显示,他的配型与妻子相符,适合做肝移植。

9月15日6时,吕国悦带领专家组、麻醉医生及护理人员,紧急筹划、会诊、分析、预案,制订了详细的手术方案。

13时30分,患者及其丈夫一前一后被推进手术室,吕国悦带领团队分成两组,分别为二人做术前准备。

14时30分,手术正式开始。游离肝脏、供肝获取、供肝修整、病肝切除、供肝植入......手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20时,在确保剩下的肝脏够患者丈夫使用的前提下,移植团队将丈夫一块重为540g的60%右半肝精准切下,符合患者徐女士60kg的体重标准。随后,团队将切下来的右半肝做重新的修整,以待活体移植。此时,另一组团队专家们也正在紧急有序地将病肝游离,做植入前最后准备。

22时,一切准备就绪。显微镜下,吕国悦教授正将切下来的宝贵右半肝小心地植入患者的肝区。

面对这场换肝手术,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首席专家吕国悦教授告诉记者,与其他肝移植手术相比,成人活体肝移植的难度在于对供体和受体进行平衡,保证取下的肝脏能够让受体安全移植,剩余部分还要保证供体继续使用。记者了解到,在术前评估的时候,就知道供体的肝脏体积较小,如果按照常规方式切下移植所需要的肝脏面积,对于供体来说存在很大危险,在换肝的最基本原则保证供体安全上也无法实施,这就意味着手术不能这样做。如此一来,就在无形中为移植团队带来新的难题,怎么保证供体安排又要完成这场手术就成了关键。随后,在切除供肝的时候,就采用了不含肝中静脉的右半肝的方式,这样,不仅不会破坏供肝的正常运转,所切下的肝脏也完全够受体身体运转。

很快,植入患者体内的肝脏慢慢呈现鲜红色,团队继续对植入的肝脏所有的动脉、门静脉、肝静脉和胆道四大管道进行吻合、缝合。手术,正朝着理想状态发展。次日凌晨,经过整整12小时的手术全程,吕国悦教授主刀,在两个手术室来回穿梭,带领40名医护人员终于为患者顺利完成了肝脏移植手术。看着患者管道血流通畅,胆汁开始分泌,肝功能重新好转。也完成迄今为止,我省实施的首例不含肝中静脉的右半肝成人活体肝移植手术。

记者了解到,人的肝脏有着强大的恢复能力,供体可用剩余不到一半的肝脏正常生活,只是在切除部分后生长相对慢一些,一般在切除后3~6个月就可以长回原来大小。而且肝脏也是人体唯一能够再生的实质性器官。对于肝移植患者,术后1年、3年、5年的生存率分别达到84%、75%、71%甚至更远。

17日一早,记者来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肝胆胰外一科、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医护人员告诉记者,当丈夫苏醒后,并没有关心自己怎样,而是用虚弱的声音问护士,自己妻子怎么样了?那一刻,在场的护士也被他这样的举动感动。这不,为了让丈夫放心,医护人员也特意把祝先生的病床推到妻子所在的移植病房中。那时,妻子口中虽然还插着呼吸机插管,身上还带着各种监护设备,但她在医护人员呼唤下,也知道丈夫来了,特别是听到丈夫用虚弱的声音说:“咋样?”病床上的妻子也马上感受到丈夫的关爱,原本平静的呼吸急促了,手也微微动了,眼睛也用力地要睁开。那一刻,看着妻子感觉到自己到来,一旁的丈夫也忍着术后的疼痛,轻轻让身体起来,深情地看着妻子。也许是不想让妻子太激动,他用双手紧紧地握着妻子的手,在放手的那一刻,丈夫还不忘记用力握了一下。那一次深情而用力的紧握,或许是丈夫给予妻子最大的力量。“放心吧,阿姨很好,一会就能把插管拔了,等再来看的时候,你们就能说话了。”听医护人员这么说,祝先生也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当日,记者在吉林大学肝脏移植中心了解到,近年来,我省肝脏移植手术水平不断发展,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已经完成了70多例的肝脏移植手术,然而,面对没有肝源而等待救命的患者,医生也发出了爱护肝脏的呼吁之声。“不接受肝脏移植我可能……”66岁的张明德老人也是肝脏移植手术的受益者。2014年11月,处于肝癌晚期的他最多只有3个月的生命,那一刻,找到肝源进行肝脏移植已成为唯一的希望。病情严重时他的血压几乎为0,几次在生死线上徘徊。2014年冬,医生告诉他如果再不进行肝脏移植,生命就只有3个月了。就在他陷入绝望时,幸运降临了,他得到了肝脏供体,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手术后18天,老人出院了。如今,通过服用抗排斥药物,老人身体恢复得不错。

然而,就在医疗技术越来越成熟、患肝病患者增加的时候,肝源就成了“稀罕物”。吉大一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吕国悦告诉记者,一些肝硬化或肝癌患者却只能在痛苦的等待中离世。面对现实,肝脏移植手术虽然技术成熟,但肝源的稀缺却在提醒我们珍爱身体、保护好肝脏才是正路。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人为让自己的身体更健康,除了日常饮食外,各种补充能量的保健品也成了很多人的首选,就在我们保健的时候,却把肝“忽视”了,这些过量的药物负担,让肝脏因为无法正常代谢而造成“药物性肝炎”,更有甚至,原本在肝脏不健康的情况下,还食用偏方治疗其它疾病就很可能让不健康的肝脏更加糟糕。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曾有名肝硬化患者,因为自己有皮肤病,为了治疗就利用偏方药物控制,但没想到皮肤病没治疗好,却因为药物的作用让肝脏快速恶化。

大家都知道,肝脏是“人体的化工厂”和“解毒工厂”,目前已知的绝大多数药物都在肝脏进行代谢、灭活、转化,凡是用药不慎或滥用药物都可引起“药物性肝炎”,特别是不明原因的肝功能异常。“药物性肝炎”引起的最严重后果就是肝衰竭,其治疗难度也很大。每个人的个体差异不一样,不管吃什么药,都应该在医生的指导下合理用药,如果只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哪怕是小小的感冒药加量也可能带来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吕国悦提醒说。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