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中美关系能否从危险的边缘回归?
作者:作者6    发布于:2018-11-02 09:11:32    文字:【】【】【
摘要:中美关系下滑的速度超出人们预料。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两个国家是否会闭着眼睛跳入所谓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不惜发生战争的“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在推动加快这个下滑进程,但需仔细考量的是:“这是否符合美国的最佳利益?”而对于中国人来说,需要考虑的不仅是如何智慧应对挑战,而且要看这种向错误方向的下滑有没有可能被阻止。 贸易摩擦带来的紧张局势开始向其他领域蔓延。美国声称中国已成为其主要的战略竞

中美关系下滑的速度超出人们预料。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两个国家是否会闭着眼睛跳入所谓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不惜发生战争的“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在推动加快这个下滑进程,但需仔细考量的是:“这是否符合美国的最佳利益?”而对于中国人来说,需要考虑的不仅是如何智慧应对挑战,而且要看这种向错误方向的下滑有没有可能被阻止。

贸易摩擦带来的紧张局势开始向其他领域蔓延。美国声称中国已成为其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甚至指责中国“干涉”选举并试图挑战美国的全球霸权。在国际层面,全球主义和多边主义遭到批判;同时地缘政治和大国竞争重登台面,同民粹主义、保护主义杂揉在一起,正在削弱几十年来各国之间建立的纽带。所有这些不确定因素颇有要将世界拖回到20世纪上半叶那种动荡状态之势。

造成这些紧张的原因是多元和多样化的。在工业和技术领域围绕新增长动能的竞争是原因之一;动摇了自由民主国家的重大政治力量的变化也带来不安。此外,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基于对不同政治制度的怀疑心态,对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取得成功疑惧日深。

美国需要意识到,它的诸多怨诉都建立在不牢固的事实基础之上。例如,美国自认为是全球化的受害者 —— 即便数据所证明的事实与此恰恰相反。根据世界银行以现价美元估算值所做的统计: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从1990年的5.98万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9.39万亿美元 —— 人均增加35,577美元;而同期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8,509美元,不及美国增长额的四分之一。

事实上美国是全球化的长期主要受益者,美国跨国公司获得了巨额利润;而海外低成本加工制造和低价进口商品以及全球美元环流,则无疑有助于维持美国的经济繁荣和民生的高基准。

尽管如此,在美国有一些人似乎想促使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脱钩”,减少相互依存,以期阻碍或至少滞迟中国的进步。他们提出的要求如此极端,以致于似乎这套设计的目的就是,让中国除了对抗并卷入代价高昂的世界权力博弈之外,别无选择。

但现实是,中美已在同一全球经济体系内相伴成长了40年,相互在经济结构上深层次的联系和互补性意味着,“脱钩”不可能立竿见影,即便不得已而发生,也要经历长期而痛苦的过程。而这对双方的经济和人民的福祉乃至全球经济可能造成的损害,恐怕是世界难以承受之重。

历史进程的方向性变化从来不是在哪个特定时间选定、抑或因某个特别事件发生的,而是在对诸多具体问题的应对和调整中,累积完成。只有在大势形成之后,人们才能观察到变化的全貌。从这个角度来看,中美现在的选择所产生的影响,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波澜不息。

如果中美两国共同努力,就能够取得重大成就。而如果两国对抗,不论对两国自身还是世界来说都有极大的危害。因此双方都需要避免误判彼此战略意图,否则就会陷入无果的恶性循环中。

美国对中国提出的许多指控并非基于可靠事实,这表明,在美国关于中国和中国的目标和利益方面的信息是缺失的。有些指控也许是基于个别情况或事件,被故意用来作为抹黑或抨击中国的理由。例如,如果某些中国个人或媒体以公开合法的方式对美国政治发表评论,那么由此被指为官方干涉美国内政是很牵强的。中国对外国干涉自己的内政高度敏感,因此不会允许对别国采取这样的做法。在缺乏有效证据的情况下,对中国进行这样的指责,如果不是故意妖魔化中国,那么只能被当作一种天真的笑话来看待。

中国人也可以做更多努力来消除这类伤害形象的误解,官员和学者可以更积极地与美国公众和更广泛的国际社会进行沟通。举例来说,2008年发生了三聚氰胺婴儿配方奶粉事件,现任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曾在他的书中将此事渲染和扭曲,根据他的描述,中国人如此不道德,不仅给外国消费者下毒,也给自己下毒。但如果中国人能主动向外界进行全面通报,说明事件如何得到彻查,相关人如何被惩处,法律法规如何得到严格执行以避免再发生,这样的胡扯就不会轻易传播。10年过去了,挑战仍然存在,但食品安全已成为中国政府的头等大事。

中国有权在其政治体制受到攻击时捍卫政治主权。同时,对美方提出的具体问题也可以做出说明和给予回应。举例来说,美国人批评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努力不够,而实际上中国为改善环境付出巨大经济代价,一些工厂不得不关闭,下岗工人需要再培训和安置。中国人为维护一个健康的地球所经历的种种困难应该让世人所知晓。

如果美方提出的诉求有合理的地方,中国人可以坦然接受,并且通过加快改革来解决这类问题。例如,中国已宣布采取措施进一步开放金融服务业,全面降低关税等。为了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刚作出决定,涉及知识产权专业技术性较强的二审案件,今后将直接提交最高法院审理,以利于统一专利等知识产权司法裁判标准。

自2014年以来,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设立的知识产权法院处理了越来越多的涉及专利、商标和版权等方面的案件。目前知识产权领域的侵权和纠纷仍不少见,须进一步提高人们的意识和加强从严执法。如果美国真关心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那就应该成为中国应对挑战的伙伴。

此刻,中国人需要了解中美关系所面临的问题及其原因。虽然新的形势令人担忧,但人们没有放弃重返稳定和发展的希望,并且愿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努力。即便“修昔底德陷阱”是存在的,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踏进去。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