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产品搜索
各界坚决支持对平度犯罪嫌疑人进行依法处理:法治社会无法外之地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18-12-11 10:31:45    文字:【】【】【
摘要:0月4日至7日,山东省平度市发生一起少数打着“退役军人”旗号的人组织的聚集事件。 公安机关调查发现,这是一起有组织、有策划有预谋的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山东平度人员于某峰、栾某军、兰某光等通过微信、电话等方式进行串联动员,策划国庆节期间以“旅游”名义,进京非法聚集上访。 在当地党委和政府解释、劝阻过程中,于某峰、栾某军故意“碰瓷”,声称遭到殴打,并在多个微信群散布“被殴打”等虚假信息,王某

0月4日至7日,山东省平度市发生一起少数打着“退役军人”旗号的人组织的聚集事件。

公安机关调查发现,这是一起有组织、有策划有预谋的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山东平度人员于某峰、栾某军、兰某光等通过微信、电话等方式进行串联动员,策划国庆节期间以“旅游”名义,进京非法聚集上访。

在当地党委和政府解释、劝阻过程中,于某峰、栾某军故意“碰瓷”,声称遭到殴打,并在多个微信群散布“被殴打”等虚假信息,王某章则到医院录制两人被“打伤”就医的不实视频,在微信群发布,欺骗、煽动到平度声援。聚集人员打标语、喊口号、拉警戒线,并扛旗列队迎接“声援”人员,挑唆暴力犯罪,并购买木棍、大锤把、灭火器等凶器,疯狂实施暴力袭警、打砸车辆行为。

一系列暴力打砸行为造成恶劣影响,事件中有34名执勤民警及群众受伤,1部警用大巴、3部社会车辆被砸毁,对当地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案发后,公安机关对其中实施暴力打砸的骨干人员、现场组织指挥的首要分子以及煽动串联、提供犯罪工具的主要人员钟某峰、郑某冰、葛某高等10人,分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寻衅滋事罪等,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公安机关调查发现,参与此次严重暴力犯罪的人员成分多样、背景复杂,涉案中多人有违法犯罪前科人员,是此次暴力袭警、打砸车辆的主要参与者。

平度事件发生后,原总参谋部退役上校、军事专家岳刚在接受南都记者事件采访时,对这起事件表达了看法。

“这起事件中别有用心之人用"退役军人"这么一个"光鲜亮丽"、"闪亮"的名头,煽动公众情绪,实际上干的是违法犯罪的事情。”岳刚说。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首先作为公民,要懂法、知法、守法,做一个合格的公民。如果觉得退役军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妄想有一个不受法律制裁的护身符、防空洞,可以为所欲为、不受法律的制裁,这是他们打错了算盘。”岳刚告诉南都记者。

2005年,原武警广州市支队副政委胡朝晖,结束了23年的军旅生涯,自主择业成为一名律师。作为一名退役军人,胡朝晖告诉南都记者,“退役军人的情感是很单纯的,怀着满腔热忱和军旅情怀。走向社会后,社会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要接受这个挑战,面临失败挫折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过去的理想还可以继续实现,要找到自己人生的价值。”

胡朝晖表示,国家正在加大力度落实退役军人安置和保障工作,“不但是物质上提高待遇,还有精神和社会环境的关心。”他表示,对于一些政策还没有落实到位的问题,个人表达诉求时应该依法依规,防止被人利用。

“别用心之人故意扩大事态,煽动退役军人的情绪,挑拨离间,危害社会稳定,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转移话题,挑起更大的矛盾。我非常痛恨这种行为,不法分子必须要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胡朝晖告诉南都记者。

《人民日报》也在对平度事件的评论文章中指出,“我们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法治是维护人民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国家安全稳定的重要保障。法治社会不存在法外之地、法外之人,谁都不能为所欲为。无论维护合法权益,还是表达利益诉求,都必须在法治轨道上进行,退役军人更应该做遵纪守法的典范。”

岳刚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退役军人总数已超过五千万,加上家庭成员、亲戚,至少有1亿人跟军人这个队伍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

他告诉南都记者,从近几年的反馈来看,退役军人对安置保障政策的满意度都在提升。今年4月,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北京正式挂牌,这也标志着集中保障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的归口部门运行进入新阶段。“新成立这样一个专管部门,现役军人参与到退役军人事务部的建设中,能把军队最真实的一线情况带到今后的调研和决策中。这是一个垂直的体系,各个省也都陆续成立退役军人保障厅,地方也在完善政策,保证落实到位。”

岳刚提到了近日陕西师级军转干部安置的一个例子。“陕西省一次性拿出6个地市党委政府的领导岗位用于安置军队转业干部,这在全国也是比较少有的,这样的发展趋势是利好的”。

岳刚向南都记者透露,最近他也收到了退役军人信息采集的通知。“这都说明国家对退役军人群体非常重视,退役安置政策越来越人性化,给了很多人比较多的选择机会。”

二十年前,35岁的贾东亮离开部队,以军队复员干部的身份来到广东省广宁县南街镇黄盆村,从头开始做起了一个农民。在这之前,他在军队服役18年,已任空军空降兵某部副团职参谋、少校军衔。

在个人微信签名一栏,贾东亮写道,“穿上军装我是名军人,拿起锄头我仍是一名战士”。有官不当当农民,贾东亮觉得“很满足”,“像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退役兵,回到农村继续为乡镇振兴贡献力量,靠自己的能力、智慧致富,回报社会。”

贾东亮告诉南都记者,军人身上都有一种担当和责任意识,这是部队里教的,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退役后应该继续用好,时刻不忘。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3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